2020年3月14日

2大喜剧界的巨头亚当·桑德勒本·斯蒂勒,在本届戛纳电影节的参赛影片《迈耶罗维茨的故事》中,21年以来首次重聚。

达斯汀·霍夫曼饰演的是纽约的一名雕刻家与学者Harold Meyerowitz(即片名中的迈耶罗维茨),他是3位成年子女日渐衰老的父亲,这三位子女都由不同的母亲所生——Danny(亚当·桑德勒饰),Matthew(本·斯蒂勒饰)和女儿Jean(伊丽莎白·马弗尔饰)。艾玛·汤普森饰演Maureen,Harold古怪的第四任妻子,也是子女们的现任继母。

斯蒂勒的妻子是女演员克里斯蒂娜·泰勒(昨日刚刚宣布分居),两人育有2个孩子,15岁的女儿Ella和11岁的儿子Quinlin(昆凌:???)。桑德勒的爱人是女演员杰姬·桑德勒,他们俩有2个女儿,11岁的Sadie和8岁的Sunny。

Mtime:在影片中,你们二位饰演兄弟,其中Matthew(斯蒂勒)很成功,而Danny(桑德勒)很失败,桑德森你们俩本人会对成功和失败感到焦虑么?

亚当·桑德勒《迈耶罗维茨的故事》在戛纳电影节上首映的那晚,简直无与伦比。能将电影展示给观众们看,看见他们和电影之间越来越深厚的联系,我能感觉到观众们越来越投入感情,在影片结束时都在鼓掌,对电影和达斯汀充满尊敬,这简直是我有生之年最美妙的夜晚之一,我相信本也是这种感觉。但在之后的party上,我还是会情绪上有起起伏伏。我从来都不稳定,即使是这么棒的一个晚上,我也不会觉得“一切都很完美”,还会去琢磨“我得把这想明白了”和“我家人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永远不会百分之百放松,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不管什么情况,我永远不会有感觉完美的一天。

本·斯蒂勒:你提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笑了出来,因为对我来说,我不会这么去想成功和失败。我觉得,当你是一个充满创造力的人的时候,你总是在前进,在想“下一步是什么?下一个挑战是什么?我下一步要干什么?”我们都对不同的东西有着渴望,尝试不同的东西,除此之外,还要有生活的现实,和生活中来自于别人的评判。我们会关心别人的想法,桑德森

有些人会对别人的想法没那么关心,他们才是更进化的人,他们的生活可能也更快乐

。对我来说,我年纪越大,就越会学会不那么在乎别人的想法了,因为这不会真正影响到我,这是让我变得更快乐的关键因素。

Mtime:可你从事的是一份需要展露在公众面前的职业,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这可能么?

斯蒂勒:我们工作的特点是,出演喜剧很开心,得到的反馈也会让我们开心。这个反馈不是来自于告诉我们觉得好不好看的影评人,而是来自于自发被影片所触动的人。

Mtime:如果你很喜爱演员这份职业,但有时有不喜欢站在聚光灯下,这不会矛盾么?

斯蒂勒:我不会说我不想站在聚光灯下,对我来说可能是个“敏感性”的事儿,就我自己来看,我会希望每个人都喜欢我,喜欢我的工作,可当这干涉到我生活中的选择时,就成了问题。因为我们所做的工作,并不是我们本人。你会把自己的一部分奉献给工作,这是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人,如果人们能对此产生联系,很好。如果人们对你说“电影真好看”,特别好,但你剩下的那个部分需要自己找到方向。

桑德勒:就是时间管理的问题,我知道我工作得太多了,事实就是,我总是不能和我的家人在一起,我的小孩儿都跟他们的奶奶一块儿。我知道他们肯定吃得很多,但我还是会担心他们吃得会不会太多或者太少。有时候你知道是必须要工作的,就像每一个有工作的人一样,你会想回家,这很享受。但为了继续生活,为了拥有你所有的一切,你有时就必须回去工作。

Mtime:你在片中的角色Danny几乎不怎么工作,很难想象你会那样……

桑德勒:你会很惊讶我和我的小孩儿能在一起待多久的,我经常在家待着,尽我所能。我简直是对和我孩子们待在一起上瘾了,离开她们需要去工作的时候就有点儿抓狂。我把我的心血全部投入了工作,但确实也很希望拍摄结束赶紧回家。

Mtime:今年在戛纳有很多关于Netflix的讨论,你们的这部《迈耶罗维茨的故事》就是一部Netflix出品的电影,那么Netflix对电影好还是不好?你的观点是什么?

桑德勒:我很喜欢在大银幕上看电影么?当然了,我会带我的孩子们和我老婆一起,我们很喜欢去影院看电影。但在家也有好电影可以看,简直没有比这更爽的了。我很爱坐在家里看好电影,同时也爱大银幕上的体验。我知道Netflix的本意是纯粹的,他们想拍好电影,想给人们机会拍电影,这绝对是一大利好。

我觉得Netflix特别正面的一点是,他们会把那种大制片方不拍的电影呈现给人们,他们拍的是大制片厂1970年代会拍的那种电影,那会儿他们会用电影来“投机”,现在他们已经不再这么干了。Netflix这些电影的成功会鼓励制片厂抓住更多机会,但“电影会消失”这种说法是错的。

Mtime:你们两位的合作如何?有人是“斯蒂勒队”的,有人则是“桑德勒队”的。

桑德勒:本告诉我,更多人喜欢我(笑)。讲真,我就爱看本的电影,我的孩子们绝对是斯蒂勒的粉丝。

斯蒂勒:我儿子可是亚当的超级粉丝,但我们的生活不是被这些所定义的。当你说,“天哪,真的有斯蒂勒队么”的时候,就好像我们在打橄榄球一样。人们对于喜剧的品味很棒,我觉得我们俩各有各的特点,又有所不同,这很酷,因为

对我们来说,在拍摄《球场古惑仔》很多年之后的今天,还能一起合作,很有意思,拍那部电影的体验可是非常差劲的(笑)。

Mtime:本,你能不能回答一下刚才那个身为成功演员,平衡家庭与工作关系的问题呢?

斯蒂勒:很难,充满挑战。我从小长大时,身边人都是娱乐圈的,我亲身体验过。我只能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学到了更多,也对我自己了解了更多,知道什么能让我快乐。我不想错过和我小孩在一起的时间,他们更小的时候,我拍的电影更多,但我现在没有5年前、10年前拍的电影多了。我会在片场上给我的孩子们留个位置,他们可以过来跟我待着,或者一块儿玩儿什么的。

我试着这么干过,但事实是,拍片的时候非常辛苦,孩子们也不太愿意在片场待着。尽管我把这事儿说得特别好玩儿,我意识到,他们不会觉得这个环境有意思,这对于为人父的我来说很关键,“我没法让孩子们对我的工作感兴趣,我只能对他们所做的事儿感兴趣……”这会儿,你会开始和自己的孩子们产生联系了。我意识到,我得去找他们,不能期待着他们来找我,我得花更多时间跟他们在一起。比如我会说,“七八月份的时候我就不工作了,咱们可以一家人一起出去。”我6、7年前开始就这么干,对我来说差距显著,因为我和孩子们建立了更多联系,也更期待这种团聚。

现在我就像亚当一样,不在家的时候就会想家。我大女儿15岁,她在我们家中基本上是有自己的小家,但我儿子快12岁了,还可以有很多时间跟他在一起。我会跟我女儿一起去看音乐剧,她很喜欢看。至于我儿子,我出现得越多,收获也就越多。就比如说,“如果我今晚出去吃饭了,明晚我就不去了,因为我想和儿子在一起。”

(记者提问的时候斯蒂勒还没有宣布分居,但在这长篇累牍的回答中,他确实一句也没有提到自己的妻子……)

桑德勒:我受不了她们住外面的时候,受不了听到她们说晚上要住朋友家。我会坐在家里等着她们回家,结果早上接到电话“我们能不能在人家吃早饭?”我就会说,“你们不想跟我一起吃早饭嘛?”

Mtime:影片中的对话十分尖锐,又很快,就像运动一样,拍的时候什么感受?

Netflix目前拍的电影还没有主打视效和音效的,所以非非电影院看不可是不存在的,毕竟很多人都说剧情片去什么电影院?电脑上看看就好了。

首先,你得搞一个可以隔音的杜比家庭影院系统的房间……要花多少钱啊,这辈子只能去电影院看LD杜比全景声和IMAX了。

说真的,我就很喜欢在家看电影,现在大屏电视也不贵,而且主要是在家自在也不受其他外界因素的影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ake-e-lopata.com/,桑德森

Related Tag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