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3日

1948年12月13日,淮海战役第二阶段已接近尾声。黄维兵团被围困近20天,各部在解放军打击下伤亡殆尽,阵地连连被攻破。兵团司令黄维见大势已去,便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各部队四面开弓,全线反扑、觅缝钻隙,冲出重围。”这实际上是让大家自行逃命的命令。黄维和副司令胡琏、吴绍周每人乘坐一辆坦克,狼狈奔逃。

副司令兼第八十五军军长吴绍周,乘坐第三号坦克尾随黄维、胡琏的坦克,逃到玉皇庙附近,准备渡河。不想河上的浮桥被黄维和胡琏的坦克压坏,他的坦克无法通过了。然而,吴绍周丝毫没有慌乱。原来,他早就下决心不随黄维、胡琏突围,向解放军投诚了。他的第八十五军原有第二十三师、一一O师、二一六师和直属炮兵、工兵等共3.5万人。在双堆集被围攻的10多天里,第一一O师在廖运周的率领下战场起义,投向了解放军一方,而第二十三师和第二一六师的一个团又在黄子华的带领下向解放军投诚,第一一O师的另一个团和二一六师的其他部队则在围困中被消灭殆尽。这时的吴绍周已成了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就算能够突围出去,身边已没了一兵一卒,失掉了所有的“本钱”,即使侥幸逃回南京,也会让蒋介石撤职查办。

吴绍周经过再三盘算,决定“主动当俘虏”。于是,他和随从副官出了坦克,坐在玉皇庙门前等解放军追来好投降。谁知他逃得太快,所在地域已经离主战场有些距离,解放军在打扫主战场,一时还没有追过来。吴绍周焦急地等待了4个小时,终于等来了解放军搜索部队。于是他便主动迎上去,交出武器,自报身份,“如愿以偿”地当了俘虏。

军长如此,副军长张文心比他更着急。第八十五军因黄子华率部投诚而宣告瓦解。“光杆军长”吴绍周因为是兵团副司令,所以被黄维安排到了兵团司令部去住。而他却被留在前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ake-e-lopata.com/,伯戈因伯戈因起初,为了躲避解放军的炮火,他搬到伤兵掩蔽部里去住。12月15日下午,张文心听说黄维、胡琏、吴绍周等坐坦克逃跑了,双堆集已无守军,便焦急地盼望着解放军过来,自己好当俘虏。可能是因为他住的地方是伤兵区,解放军一时还没有来得及搜索,张文心便和副官及卫士转移到阵地前沿一个隐蔽部,离解放军的部队“又近了一步”。但此时天色却逐渐昏暗下来,不久夜幕已至,四周沉寂,还不见解放军到来。张文心“等得实在不耐烦了”,怕解放军在夜间“误伤自己”,遂命令一个刘姓副官到附近村庄寻找解放军。不久,刘副官随解放军的一个搜索班过来,张文心这才“遂了心愿”。

Related Tag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